“愿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断电


        啪。
        灯闪了几下就灭掉了,亚瑟刚闭上眼睛,一睁开却一片漆黑。
        我瞎了?他心想,脑子里突然塞进一大张报纸,高校男生夜间学习忽然视网膜脱落从此失去视力,疲劳过度造成的后果?他们碰巧今天学校通知说晚上上课,原因,不明。通知刚出来就有很多学生不满,不然这个点好多人都在跟他们的左右手相会了。
        短短几秒钟他像是死过了一般。
        “断电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周围马上欢呼起来。
        哦。唉。亚瑟无聊地转动手中的笔,右手托着下巴,等着眼睛适应黑暗。
        有人怪叫,敲桌子,椅子挪动发出刺耳的声音。亚瑟一听就知道是那个黑卷发,一打球就从腋下飘出怪味的西蒙。
        他忍不住冲他们翻白眼,但此刻他内心也被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填充着,手中的笔好像要飞出去一样。
        去他妈的测试,管他呢。
        亚瑟把笔一丢,左腿自然地架到右腿上,长长地吁了口气。这可不是乖孩子的作风,亚瑟。他自嘲了一下,顺便把手臂叉了起来 。
        他们站起来,从房间里跑出去,吹口哨的吹口哨,大笑的大笑,中间夹杂着尖细的女音,也高声呼喊着。
        亚瑟!别板着脸了。来跟我们一起玩玩?
        不了,谢谢。
        廊道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窗外远远地能看到的一大片街区都暗了下来。
        亚瑟看着桌上摊着的测试卷。
        垃圾电厂。
        “亚瑟。”   
        那把该死的点火枪突然在他耳边启动了。灼热的火焰喷射在他耳后面,以至于他感觉耳朵连带那那边的脑袋都快要被烧化了。
        亚瑟想要动一下,而他清楚地发现他的肌肉好像顺着纹理炸开了,在他听到阿尔弗雷德趴在他耳边喊他名字以后----一点也不听使唤了。
        他僵着脖子,呼吸越来越急促。
        这里需要我来打破僵局吗?难道要我回他,是你啊弗雷,今晚月亮真好啊。
        我靠。年度烂词,偏他妈这个时候祷告不管用。刚才他进来的时候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妈的闹鬼。
        亚瑟猛地得出这个结论。
        “来。” 
        我要被抛尸了,亚瑟闭上了眼睛。满脑子全是刚刚解了一半的题目,有那么几秒钟,他觉得他还是就着月光继续学习好。
        阿尔弗雷德抓着亚瑟的胳膊小心地看了几眼四周才迅速地向后门小跑去。
        这是要从后门出去。亚瑟闭着眼睛也能把它走完还不碰到某些个大肉块的桌子,当然不排除他们故意移过来撞他。
        阿尔拉着他穿过了走廊,从旁边的小楼梯下去。
        下到楼底了,阿尔才又开口讲话。
        “你见鬼了亚瑟。”  
        “怎么?”    
        “你刚刚沉默得可怕,我还以为我拉错人了,要不是你耳朵后面有那个味道”
        “我都说了那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我哪有什么味道。”
        “蔷薇沾了露水的味道,我反正是闻到了。”                                                                  
        “那是你的幻觉。”        
        “情调,亚瑟。情调。”
        亚瑟紧紧地抿住了嘴巴,阿尔好像往他的脑子里卡了一块果壳导致他的脑子无法转动了。他好像浑身轻飘飘的,跟一个即将要腾空而起的热气球一样,风向和风度都正好,只差解开那几个小小的沙袋了。
        他们沿着路奔走。
        在这夜色里,有一种狂躁的奇异的感觉,他好像以前不曾见过眼前这个金色头发高个子的男孩,但在突然之间又爱上了他。疯狂叫嚣的情感从他的胃里翻滚上来,使他张开手臂要热烈地拥抱前面这个人。
        阿尔!阿尔弗雷德!
        金头发恰到好处地转过了身,以同样热烈的方式迎接了他张开的双臂。阿尔将他按在自己的怀里,俯在他的衣领间拼命地呼吸。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阿尔一句也没讲,这些话对方心知肚明。
        亚瑟发出轻轻地呻吟,兴奋将他泪腺里面的液体挤了出来,他开始喘气。
        “好了弗雷。”   亚瑟拍拍他结实的背。
        “你耳朵后边的味道很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大概是我的幻觉。”

          2017.6

评论
热度(15)

© 安玛奈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