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喻王]一棵山毛榉

简单讲一下设定
hp背景
喻王,烦烦跟俩人是友情向
鱼跟烦烦是发小,老王是火车上认识的小伙伴
喻王日常互怼,如果算怼的话
开头较糙,结局我才不透露是be还是he因为看了才知道😶
那就,开始啦?

“嗯。。睿智的拉文克劳?”
“不去那里。”
“不去?”
“我想去格兰芬多。”
“孩子,你需要一个能够证明自己的地方。”
斯莱特林?喻文州一激灵。最左边那桌有两道目光一直锁在他身上,他知道那是黄少天跟王杰希。
“哦是的。斯莱特林能够帮助你走向辉煌。”
喻文州犹豫了。

“决定了?”

“那么。。斯莱特林!”

“你还记得我们分院时候的事啊?”喻文州侧头看着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王杰希。
“嗯,还记得一些。”王杰希阖着眼睛把那段记忆过了一遍,其实他记得很清楚。“我还记得你被分到斯莱特林那天晚上还拉着我跟黄少天在大厅外面哭。”
喻文州弯起了嘴角,说:“我怎么记得少天告诉我说你那天晚上回去睡不着觉,一直跟他讨论怎么办,他快睡着的时候还被你推醒了。”
“哦,我那时候还是太天真了,觉得你这条蛇是好人。”
“一直觉得到现在吗?”
“那你真是多虑了。”
“是么。”喻文州把王杰希扔在一旁的书摞起来,他看到了压在下面的《标准咒语》的一角。
“上周一我们就考完魔咒学了,你怎么还带着课本?”当他把这本烫了金边的书抽出来看到上面那几个有点掉漆的字的时候他就又笑了起来,“六级的书,你还真是好学啊。”
“哼,也不知道谁提前修了高级魔药学,考试像是加了buff一样,喻级长,你知道是谁吗,听说他的魔法史和变形术也比我们快了不少呢。”
“我还听说有人压榨自己的时间又去捡了门算数占卜学,打算拿十个'O'去打破纪录吗?”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这些翻得有点发黄的书装进王杰希的书包里。
“那是上届拉文克劳的叶修,我没那么死拼。”王杰希懒懒地应着,打了个哈欠,又说:“黄少天这家伙不知道抽什么风,最近一有空就要抓着我决斗,还说我对你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这完全就是污蔑。”
喻文州并不回应而细心地把他的书包放好,又回头看用小臂压着额头打盹的人。
“级长?”喻文州轻轻地叫他。
王杰希没有反应。
“王杰希?”
还是不动。
喻文州乐了,趴到他耳边压着嗓子叫他杰希。
王杰希抬手把他推开,妥协地说:“好好好我不装睡了。”
“你还记得二年级的时候是哪个学院拿了学院杯吗?”喻文州干脆趴在草地上,用手撑着脸,问道。
“你们蛇院。你想表达什么?”他没好气地答。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那年以后我们就开始互怼了对吗?我说我们俩。”
“还有黄少天。还不是他愚蠢地跑去找你说都怪蛇院打断了我们连续两年的学院杯,结果你也傻得可以,两个中二病跑到我们的公共休息室来说因为我们两院势不两立,所以结下梁子,以后就是对立的人了。我当时…很懵,不过还好我没有反对,不然我也不一定会发现你的真面目,你这条蜕了九次皮的斯莱特林蛇。”
喻文州作出回忆的样子,“哦,是啊,那真是美好的回忆呢,接下来一年我们都在蹲对方学院的扣分点,一起打小报告,成功地把对方学院的分不断拉低,然后把学院杯送给了赫奇帕奇。”
“一点儿也不错,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胜利。”
喻文州赞成地点点头,“我们那年能拿到魁地奇冠军杯也多谢格兰芬多的鼎力相助了。”
听喻文州这么一提,王杰希想起了三年级的魁地奇,格兰芬多的成绩遥遥领先,然后输了斯莱特林一场,顺带输了冠军杯。黄少天是格兰芬多的击球手,王杰希则担任找球手。在他追逐金色飞贼的时候飞近了斯莱特林的观众席——他已经看到飞贼且一伸手就能抓住它了——他看到喻文州冲他微微笑了一下,动了动嘴唇,大概是“恭喜”还是“杰希”的。导致他没有注意到黄少天击过来干扰对手的鬼飞球,被这该死的球砸得骨折了,这还算轻的。
蛇院的找球手在比分追够后毫无疑问地抓住了飞贼,拿走了冠军杯。
王杰希在校医室躺着的三天,喻文州倒是常常来看他,告诉他斯莱特林们有多感谢他,还送了他一床的巧克力,后来他知道这些巧克力都是喻文州买的。
“妖颜惑众。”王杰希斟酌了一下觉得还是这个词合适。
“你们院那个,三年级生,卢瀚文。”
“怎么?”
“他跟少天混了。”
“倒戈?”王杰希眉毛一皱。
“嗯,还是自愿的。”
“……有时候我很好奇你跟黄少天的友情是怎么突破学院纷争得以延续的。”
这种东西你自己不是最清楚??
“我们小时候他扮演一个带佩剑的骑士,我是一个国王,他宣誓要一直保卫我。”
你就接着编。王杰希不屑地把双手往后脑一抄,垫在下面。
“你要不要对我宣誓?”喻文州突然问他。
“你省省,我懒得抽魔杖出来把你吊在这棵山毛榉上。”他用胳膊肘一指他身旁这棵高大的树。
“亲力亲为,那是你三年级以前才干的事,那时候你好像并不嫌麻烦,把你的魔杖挥得跟跳舞的狮子一样,把我的书包变成一只雌孔雀,但并不成功,羽毛还是羊皮纸,上面还有我的功课。天知道你一个三年级生怎么知道这样的咒语。”
“你是更厉害,你还微笑着把我的长袍变成了一群麻雀,还随它们飞走了。”
“我不知道复原咒,至少那个时候不知道。不过后来你不都穿着我的长袍了吗?过完年回来你就懒得挥魔杖了,我怕是你受了什么打击,你就只调唆其他格兰芬多跟我们怼。”
“承让,你也差不多,你还能让我内部反水。”
喻文州莞尔,“看来分院帽让我去斯莱特林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了。”
“是啊,我谢谢它。”
“要是分院那一刻我真的坚定地要去格兰芬多也许情况大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的。”
王杰希眯着眼睛盯着快浮到水面的巨乌贼。喻文州顺着看过去,湖对岸依稀看出有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摇摇晃晃地,像是在热烈的接吻。
“大概两个星期以前…”喻文州款款地与王杰希对视,后者幡然醒悟他想要讲什么,拒绝他再讲下去。
“啊,那真是可惜,这个秘密只有城堡八楼那个神奇的屋子知道咯?我想想…当时我心里好像在想……”
“闭嘴吧,再晚点回去我就在结算之前扣你点分!”王杰希一翻身爬起来,抓起书包就打算跑开。
喻文州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我们不都考完试了吗?对吧,小狮子。”
王杰希望着余晖里的城堡,被喻文州按在刚才他扬言要把对方吊上去的山毛榉的树干上。
“你还在想着把我吊上去啊?”
“不…我在想用几只猫头鹰可以把你弄上天。”
喻文州凑近他,说:“我听少天说你魔咒实践考试的表现很惊艳啊,唱歌的人鱼,怕是叶修也变不出这么厉害的来,你在想什么?”
“人鱼,我在想你啊。”
“前面对你撒谎了,其实我在想你会怎么吻我。”
Fin.(假的


喻文州坐在城堡的入口,看着黑湖岸那课山毛榉下深吻的两个人。
一瞬间所有景物都像是被打翻的墨水一样化开了,他感觉后颈被人拽着把他提起来。他在飞快地后退,这些墨水汇聚起来,渐渐显出人形,那个他无比熟悉的人。
他闭上眼睛,悲恸像是潮水一般一阵一阵地涌来,吞没他,钳制他的呼吸。
“没有其他记忆了吗?”他再平复了一下心情,向一旁站着的教授问道。
“很抱歉…他能够赶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把这些取出来已经足够证明他的强大了。”
“……谢谢你,教授。”
喻文州用魔杖把那缕银色的记忆挑起来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告辞了,教授。”
“等等,我们…找到了他的魔杖,我想你应该比大地更适合保留它…毁尸灭迹咒非常强力,大概是有两个人同时实施。”
喻文州接过魔杖朝这位年迈的教授鞠了一躬,默默地转身向门口走去。
“喻。”教授又叫住他,声音也有些颤抖,“你们都是我的学生…也都是称职的傲罗。”
“谢谢教授。”
喻文州快步走出校长室。
那颗山毛榉还在,且不断地生长。
喻文州取出那根不属于他的魔杖。
他举着,向湖面靠近,好像一失手把它掉了下去,魔杖渐渐沉下去,与湖水混为一体。
喻文州眼眶通红,缓缓地取出自己的魔杖。
“一忘…”
“一忘…”
他跪倒在山毛榉下。

Fin.

大概两千六个字的短篇,我就是喜欢写短的🌚
送给我老王@周未 
祝他吸猫旅途愉快

评论(14)
热度(34)

© 安玛奈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