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Salt Water

        冰凉的液体泼在江波涛被偏西的太阳晒得发热的脚背上,他一激灵,缓过神来。周泽楷盯着他,手里举着空了的小桶。
        “怎么啦小周?”
        “……你,发呆了。”
        周泽楷见江波涛不解,支吾了一会儿,开口道:“嗯…奶奶说海洋巫师会抓走在海边…出神的孩子。”
        他小心翼翼地看江波涛的脸,“不要这样……”
        江波涛听完他的解释对他的举动也明了了。
        “谢谢你啊小周。其实海洋巫师没有那么可怕的,他带走这些孩子,也会把他们送回来。”江波涛安慰他道,“你看你把水用掉了,城堡也堆不起来了。”
        江波涛爬起来,目光掠过刚有了雏形的沙堆,停在周泽楷的脸上。
        他伸出手,发出邀请。
        “来吧,我们再去舀一点海水。”
        炙热的金黄沙滩上,他们走得很慢,足够这些沙粒从脚趾缝间满上脚背。沙层下面又是微微湿润的。江波涛拉着他的手,悄悄将脚印踩得深一点。
        海风吹卷浪潮朝岸边翻滚来,唰地一下匍匐在他们脚下。
        江波涛走进海水里,拉着周泽楷慢慢地往远处走,海水没过了他们的小腿。
        他知道海洋巫师不过是周泽楷的奶奶惧怕时而汹涌的海浪把她的孙儿吞没进大海而编造出来的。周泽楷却一点都不怕的样子,江波涛跟他说过大海是温和的,他就信了,周泽楷总是很信任他。
        “你看,大海。一点都没什么好怕的吧?”
        周泽楷点点头。
        江波涛接过他的小桶横着放进海水里,直到海水装满了整个小桶。他提起来,递到周泽楷的手里,带着他往回走。
        “海水让我们的城堡更加坚实。大人总是怕大海会破坏他们的东西,你知道那座沉没在海底的古城吗?”
        “亚特兰蒂斯?”
        “对啊,美好的东西只有在大海里才是永恒的,这是……我奶奶跟我讲的。”
        他们回到那个小沙堆,用沙和了海水堆砌那座还不到他们半身高的城堡。
        太阳沉下去,这个金黄的城堡完成得七七八八。江波涛绕着这个还算是有模有样的城堡走了一遭,海水已经涨上来了,一下一下,仿佛在叩响它的大门。
        天倒是还亮着,但江波涛知道已经不早了,催着周泽楷回去。
        “涨潮了。”他说。
        他的语气和眼神一如这温和的大海。
        “我也要回家了。”
        海风鼓动得厉害了些,浪潮卷得高了,拍向海岸来。
        他看着周泽楷还迟迟不愿走的样子,心下一动,拽他起来了,往着海岸那个小城跑去。
        “江!”
        周泽楷不明所以地跑着,喊他。
        江波涛现下却不理会他的叫唤,海风几次要吹斜他的脚步,海水还在涨。他们踏过浅浅的海水,所到之处溅起水花。
        他们从城门进去,钻了几条巷子。
        周泽楷并不知道目的地是何处,但江波涛知道。
        再跑了一会儿,周泽楷就猛地发现了,这是要去主堡上了。
        他们赶到城堡边缘上一个小平台。这是一座真正的城堡,建造在海边的低崖上。
         一路跑来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江波涛像是有事情要宣布一样,兴奋得脸上通红。
         “你知道吗。”江波涛在来的路上就打好了腹稿。
        “有一个英勇善战的国王,其他国家的人都佩服且嫉妒他的实力,他们偷偷联合起来,向他的国家发起进攻。
        “国王防不及防,他在战争中负了重伤,流落到海洋巫师的小岛上,海洋巫师是一个住在大海里的隐士,在听说了国王的遭遇以后为他不平,向他宣誓要给他大海的力量,他告诉国王让他把敌人带到海边来。海洋巫师为他治好了大部分的伤,让他离开。
       “那些联合起来的国家果然还是忌惮他,派出军队追杀他,他来到曾流落过的海边,大声呼唤海洋巫师。回答他的是汹涌的潮水,潮水将他身后的追兵吞了个干净,潮退去的时候,只国王一个人留在了沙滩上。
        “海洋巫师帮助他回到自己的王国,此后没有人再敢侵扰他的王国了,因为他们都说,'这个国王是被大海保护的人'。”
        江波涛讲得很柔缓,仿佛是在讲一个睡前故事。他转向听得入神的周泽楷。
        “我宣誓,要给予你大海的力量,无论你遇到什么艰险,大海永远都会保护你!”
         周泽楷被他突如其来的宣誓吓了一跳,一下子手足无措。
         “你是我的国王啦小周,我是你忠诚的海洋巫师。”
         “你看。”
         江波涛指向他们来的沙滩,海水已经涨得很高,将他们的城堡淹没。
        “那是……我们的城堡。美好的东西只有在大海里才是永恒的。”
        江波涛的目光紧紧地锁在周泽楷的眼睛上。
        “闭上眼睛小周。”
        周泽楷顺从地合上了眼睛。他感觉到江波涛柔软的嘴唇,在他额头上,轻轻地,轻轻地印了一下。
        “所有的,美好的东西……”江波涛睁开眼睛,他看到周泽楷的睫毛微微地颤动。
        他像潮水一样退去。
        “……只有在大海里才是永恒的。”
        周泽楷说。

试童话风

补我周昨天的生贺
实质上这是9.23给泫安的生贺
emm
我真是
非常懒了
@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
艾特心脏

评论(2)
热度(19)

© 安玛奈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