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标题以后再填

先讲讲这个脑洞。
是人鱼梗,嗯...这样吧。反正就是喻王
全球变暖引起海水上涨以后发生的故事。
以前的文章,我就拿出来溜溜。(・ิϖ・ิ






       "杰希...出来跟我们一起吃晚饭吗?"
       "不了。"
       "好罢,我就知道,那...我给你放在门口。"
       "知道了。"
       王杰希听到脚步声远去,停下,椅子在地面上拖动的声音,然后就是低低的交谈声,他知道又是在讲他。
       他站起来开了房门,把搁在地上的晚饭端了进来,再回头锁上门。
       一碗海带汤和一碗放了几片不知道是什么鱼肉的米饭。王杰希坐了一会儿,才动筷子吃了一口米,嚼起来又干又硬,这是陈米了,放在米柜里少说有一两年了。咽进去的一口梗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王杰希赶紧过了一口汤。
       海水起先只升到窗坎,是在王杰希还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全球的温室效应加剧得厉害,人类做出的对策于事无补,他们对大地的伤害太重了。冰川融得见了深层下的黑色岩石,海平面爬高。还好人们残存的先见之明指示他们在海水彻底淹没城市之前加固了他们的居住所,并在地底下挖了连接通道。那些古旧的建筑也没了什么意义,毕竟人们对到海底去观望这些东西并不抱什么兴趣,所以它们难免被拆分出来作了加固的材料。这些都是很远以前的事情了。
       王杰希住在一栋高楼里,在他小时候他还能爬到窗台上把窗门打开,让风灌进来透透气,他母亲也要感谢上帝她的儿子没有什么想要游泳的欲望。而在窗坎的海水几乎是随着他的长高而升高,不到一年他就没法儿再开了,他妈妈总是站在他身后,瞅着他的手一挨到窗户就把他拎下来,不让他开。
       窗缝常有海水渗进来,在海水升到窗户将近四分之一位置的时候,王杰希的爸妈就请人在外头装了一整块的厚厚的抗压玻璃,再拆掉里头可推动的玻璃送回工厂里重塑,最后把缝隙完全胶死。
       这下王杰希他妈就不用整日盯着他了。
       整块的玻璃倒的确比可推动的玻璃视野好,王杰希坐在窗台上往窗外看,就像在海洋馆的透明隧道里,不过现在海洋馆已经和自然融为一体了,而且这里连一条死鱼也看不到。
       晚上他可以躺在窗台上看星星,陆地是没指望可以再看到了。这样看出去也不过能看到极远的地方隐隐有几丛树冠,知道那里有个山脑袋罢了,王杰希看来就只是海上的一座孤岛。王杰希长得飞快,再过了几年上窗台就不需要踩小板凳了,一抬腿就上去了。但是海水也涨得飞快,等他能抬腿上去的时候,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上面的檐角了。
       同样他也到了帮家里跑腿打酱油的年纪,他妈塞给他零钱和地图,地图上标注着楼层的住户情况,超市在底层。但王杰希还是比较喜欢看反面的行人隧道,地下的行人隧道交错着,连接了一栋栋的楼。
       换气的装置简单得很,连通房间的管子贴着墙壁一直到楼顶。幸好的是当王杰希不再窜个头的时候海水几乎也涨停了,不然就要不停地加长管子。每个楼的顶上会有一个很大的植物园,管子从四面八方通到这里汇聚。植物园的顶上加了层单面透光的太阳能盖,有人却在上面装了一些长椅和围栏。不过自从地下人行隧道建成后也就没有人再来了,人的玩心总是很大,所以他们把精力放在了地下广场。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王杰希把碗筷放到厨房,拿了钥匙出门。晚饭后他会到楼顶去,有时候会清晨去。起早看日出,熬夜看星星。他推开楼顶的门,这地方还是空无一人,虽然有专门的人过来把植物园的气盖打开,那也是在晚饭之前了。
       王杰希在学了星象以后对那些发光的恒星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有时候会在很晚的时候带纸笔和手电来,开了手电卡在面前的栏杆中,把纸摊在腿上,用笔标出他能看到的星星的位置,这样的描绘他已经存下好几张了,按照月球的变化排了序,一点一点凿在他房间的那块玻璃上边。这当然是个大工程,对于王杰希来说。所以他就挑些能对上的来凿,虽然并不是很准确。后来有一天他心血来潮拿白色的荧光涂料点在这些星星上,关灯以后看起来还真像个事儿,窗外海水微微的涌动倒把这点儿光衬得柔和了。
       王杰希靠在栏杆上,海面上还留有一点靠着大气折过来的微不足道的日光,和海面以下一层层的人们打开的灯光,浪潮响动着。
       在王杰希的记忆里只有海,小时候他爸说要带他去爬山,就是那座被淹没了的山,他们从没有被淹到的地方上岸,开始爬,总的也才半小时不到,他就站在山顶上,四下看去全是海水,王杰希心中没由来的失望。
       他问道,"陆地就是这样的吗?"
       "什么陆地?"他爸爸说。
       "书上讲的陆地。一大片一大片的平原和山。"
       "我没见过。"
       王杰希闭了嘴,靠着山顶上一棵树坐了下来,伸手捏了捏边上潮湿的土壤,脑中仍没有陆地的样子。
       夜晚的风夹着海水的味道,小时候的疑惑便从他的心底蒸发出来,溶解在风里。
       他回家的时候爸妈已经睡下了。他带上门,摸进了房间。借着玻璃上一点点的光在窗前坐下。王杰希自己的房间不是很大,床临近窗户,距离再长不过一米,侧躺着就能看到外面漆黑的海水。
        他躺到床上,眯着眼睛继续观摩着,慢慢地生出一点睡意来。
       直到他看到窗外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
       王杰希心里一惊,叫出一声来,压住声音已经晚了,那个影子飞快地把抚在窗上的手抽去一转身,隐没到黑暗的海水里。
       王杰希懊恼那一声惊叫,同时也感到恐惧,他看到了影子那张受了惊吓的脸和他转身时一闪而过的鱼尾。

人鱼大概都是有魔力的吧。嗯(・ิϖ・ิ
喻的能力是穿透,就是能够从墙壁上进来,肚脐接触空气能变成人类(这个有点扯,但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黄的能力就是,嗯...唱歌。用歌声蛊惑人。
别跟我说每个人鱼都会唱歌。

评论(2)
热度(8)

© 安玛奈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