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我撕开了一包薄饼的包装,想了想还是把所有的饼都拿了出来并在一起。我再看向窗外的时候我们已经从一片空地上穿过了,一面墙把路和它隔开了。这是诸暨,而我知道我们在开向更远的地方。

评论
热度(14)

© 安玛奈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