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嚷嚷


这是嚷嚷

电话响了。
喻文州知道是王杰希打来的,他接了起来。
“你在哪?”喻文州问。
“我坐火车从北京出来到昆明转了个站,已经到丽江了,打算先玩两天在过去拉萨。”王杰希语气轻松地答。
“挺好。”
对面不说话了,就静了这么一会儿。
“我给你发照片吧,西藏这儿挺美的。”王杰希说。
照片上大概有他笑弯了的眼睛和飞扬的神采。
“好啊。”他答道。
王杰希那边声音挺热闹的,喻文州依稀辨出了扬着尾音的交谈和跳舞的声音,有人冲王杰希喊了些什么,他婉言拒绝了。
“那边在做什么?”
“是篝火晚会,在四方街,正好让我碰上了,他们邀请我一起玩。这里的人真热情。”
“哈哈我隔空感受到了,你怎么不一起玩?”
“我跳舞跳成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真该来玩一次。”
“嗯我想的啊。”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的情况,他看着喻文州大把大把地吃药,问他又问不出个所以然。喻文州最远去了北京,这个有名还有毒的地方,他走不远。王杰希不一样,王杰希喜欢旅行,天生有一股流浪者的气质,就像喻文州翻看着王杰希夹满一个本子的见证他旅行的票据,淡淡的笑着,说王杰希这个人,留不住。
一个生了根的人和四处漂泊的人的故事有些可悲。
王杰希那又有人邀请他去跳舞,喻文州起先静静地听着,王杰希的应对叫他想笑。有个女孩子的声音问他怎么不去玩,王杰希说恐怕还不行。喻文州想着王杰希又摆手又摇头的样子,在这边喂了一声,女孩子仿佛恍然大悟地说哥哥在跟家里打电话啊,好吧打完就来啊!她跑开了,王杰希像是解放似的长舒一口气,笑着说:“太热情了。”
“嗯,你什么时候回家?”
“大半个月吧也可能一个多月,你知道我从拉萨到昆明再到北京很远的。”
“别装了。喻文州装出一腔鄙夷的语气,“你不是在给家里打电话么?”
“哎哎别讲出来啊,这多隐私啊。”
“行了你。”喻文州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快暗透了,他一个人坐在家里,“什么时候回来?”
“别啊,拉萨到广州过小十个城市呢。我给您数数?”
“哎,王大爷哎我看您还是别来了。”喻文州学着他平时的调调没好气的说。
“逗你呢。我们的那盆花还在吗?”
“哪盆花?”
“就是一个星期浇一次的那盆。”
“怎么了?”
“你再给它浇两趟,我大概就回来了。”
“嗯。”
“不说些其他的?”
“还能说什么?”喻文州笑着,明知故问。
“那我挂了?”
“行啊。”
王杰希没有挂断。
“我录音了啊?”王杰希说。
“可以啊。”
“我没录。”
“我知道的。”
“天好黑啊!”喻文州感叹道。
“别说这个。”
“我爱你。”
“嗯…我也是。”

2016.4

每次设定是不一样的
嗯这是按照我自己来的,我有个姐姐就是这样的病殃殃的哪都不能去。
不过我又好像不知道贴哪张签了那就又都打了

评论(3)
热度(22)

© 安玛奈特 | Powered by LOFTER